返回

8 第八章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aixiaxs.com
    8 第八章 (第1/3页)

    B城有一条非常有名的大街,有人叫它长安街,也有人称它为神州第一街它在中国人的心里具有象征性的地位。从孔立青的住处到周烨彰在B城的落脚处正好要穿过著名的长安街。

    不太深的夜里,四处是灯火阑珊的夜景,百米宽的长街,道路通畅,马路两边的灯火辉煌,一盏盏飞驰而过的汽车尾灯在夜色里画出一道道光影。

    一辆棱角分明的凯迪拉克混在车流里,夹在前后的车子中规规矩矩的往前行驶着,车中的周烨彰坐在副驾驶上,他的右手臂支在车门边,食指和中指轻触着下巴的位置,眼睛看着看着窗外一闪而逝的恢弘建筑物,这男人总是优雅的,他的优雅是一种融入骨血里的生活习惯,一举手一投足,每一个姿势自然而然的就带出来的。

    车内的光线幽暗,男人的侧影在光影里半明半昧,如若以女性的眼光他不可谓不是充满魅力的,开车的司机阿晨有着一张中性的面孔,他无疑也是好看的但和周烨彰的好看却是两个极端,如用酒来形容他们,一个就是深藏在酒窖中陈年的红酒,色泽深沉,味道醇厚绵长,而另一个则是冒着漂亮泡沫的香槟,色彩夺目,入口甘甜。

    车厢里一度是沉默的,阿晨开着车子,在来回换挡和和踩刹车之间他身体总有一点小动作,看得出来他的性格不是个安静的人,在一次等红灯的间隙,几次转头看向一边周烨彰的阿晨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话:“周先生,那女的不好看。”他的普通话不是很标准,仔细听可听出带着明显的粤语腔调。

    周烨彰没动,他的手指在下巴上点了两下,若有所思的说:“是不太好看。”

    阿晨的手指在方向盘上弹了两下,他看着前方撇了一下嘴角道:“而且面相也不太好。”

    周烨彰转头看过去,嘴角露出一个笑容,一脸好笑的样子:“就你信这个。”

    前方的车子开始挪动,阿晨慢慢踩了油门跟着前进,他看着前方漫不经心的说:“她那个样子太木了,做周家的主母不行的。”

    周烨彰“呵呵”笑了两声,他的目光转向车外,若有所思的说:“阿晨知道我妈妈以前是做什么的吗?”他显然是没真的打算让阿晨回答,自己就接着往下说了:“周家的上一任主母,我的母亲,她在没嫁给我父亲时是个小学老师,做姑娘时连只鸡都没杀过,可她为了我父亲提着把片刀一刀把人家的的脑袋削去了一半。就是现在还在世的周家主母,我奶奶原来也是上海滩不太有名的电影明星,真说起来,周家的主母都没有特别正常的出身。”

    阿晨用手指不停的敲打这方向盘,抄着蹩脚的普通话说:“其实别的都好说,不过我看那女的性格,将来到了周家恐怕是要受欺负的。”

    周烨彰嘴角挂牵出一抹笑意:“周家的女主人谁敢欺负。”

    阿晨看了眼周烨彰嘴角不屑一顾的笑容,满不在乎的耸耸肩再没说什么。车厢里再次恢复安静,厚重的凯迪拉克在路灯下划出一道流畅的线条渐渐消失在夜色里。

    人的命运很奇妙,往往一个不经意的瞬间它就拐了个弯,那一年那个炎热的夏季,再平常普通不过的一个晚上它成了孔立青命运的转折点,那一夜对孔立青经的后半生,意义深远,只是当时她自己并不知道罢了。

    对现在的孔立青来说,自从经历了那莫名其妙的一晚后,她的生活似乎就顺畅了起来。她现在工作的妇产科门诊分成产科,妇科和计划生育三块,她是长期坐诊产科门诊,每日工作轻松,面对的人群也单一,全是孕妇,每天没什么大事,就是给人做做产检,碰到有问题的就直接往住院部送,她没什么需要承担责任的地方,而且她这个岗位还没什么人管她,她这个部门的另外两个产科和计划生育门诊坐诊医生都是其他住院部的医生轮着来的,就她这里雷打不动,长期就她一个人顶在这里。医院这个地方一般没什么大事,领导是不会溜达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aixiaxs.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