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9 第九章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9 第九章 (第2/3页)

专门的宴会厅举行的,沈渭南到的时候宴会才刚刚开始,这是个西式的自助餐式的晚宴。整个宴会大厅空间十分巨大,因为今晚是圣诞夜,里面被装饰的金光闪闪,大厅中央的那颗巨大的圣诞树,更是被装扮的五颜六色,看着很是热闹。

    沈渭南到了宴会现场,一眼就看见夏小花手挽着一个中年男人的胳膊,正以宴会女主人的姿态在招呼来往的宾客。

    沈渭南扫了一眼整个宴会大厅,他发现现场来的宾客里面大部分都是熟面孔,C城商圈里数的上的人物今晚差不多都来了。

    沈渭南这人平时低调惯了,他和这里面的人大部分只是认识,但深交的基本没有。

    进到宴会现场,沈渭南从侍应生那里端了杯酒就随便找了个角落待着,他进来这一路有几个熟人隔着一段距离和他打招呼,他不太想引人注意对着他们不太热情的点点头应付了了事。

    端着一杯香槟站在宴会厅靠墙的一扇窗户旁边,沈渭南面朝着外面,这个宴会厅在“程海”的顶楼,此时外面正是华灯初上,站在这样一个高度可以俯瞻夜色下这个灯火辉煌的城市。

    沈渭南面朝着窗外,他站得笔直,从背影看去他身材修长,肩宽窄腰,他保持着一个端酒姿势很久都没有动一下,远远看去有些深沉寂寞的味道。、

    在沈渭南身后不远处的杜远山在跟人打着“哈哈”,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客气话,他远远看见沈渭南的站在窗边,端着酒杯向他走去。

    杜远山走到沈渭南身边,他也面朝着窗外对身边的男人说:“你还真是好人做到底,还真来了。”

    沈渭南笑笑:“人家是女孩子,早晚是要嫁人的,说起来这些年是我对不起她。”

    杜远山笑了笑:“这出戏你打算怎么演啊?”

    沈渭南喝了口酒,淡淡的道:“Emily她那么聪明,这事不用我操心,她自会办好的。”

    杜远山笑笑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杜远山也是个帅哥,他比沈渭南高大壮硕一些。两个外形都及其出色的男人往那一站,也是一道风景,吸引了不少在场女性的视线。

    沈渭南进到这里后没有主动去和举办宴会的主人打招呼,在他看来与其自己贴上去让大家看笑话,不如在这里等着,看夏小花一会要怎么办,他应付一下就好了。

    果然没过多久,站在沈渭南身边的杜远山捅了捅他,沈渭南顺着杜远山抬下巴的方向看去,只见夏小花一身亮眼的装扮,已经挪道大厅的中央,她独自一人正和几个女人在说话,但她虽在和别人说话眼睛却是时不时的看着沈渭南所站的方向。

    沈渭南心下了然,他脸上堆起一个社交性的笑容,举步向大厅中央走去。

    大厅正中央,夏小花身穿镶满亮片的晚礼服,她脸上的妆容精致,整个人看起来很时尚,美丽,尤其在她那身礼服的衬托下很夺人眼球。

    夏小花身边的女人,看见沈渭南走过来,都自动的散开,但她们都没走多远,不远不近的隔着一段距离都在支着耳朵,等着听八卦。

    沈渭南一脸笑意的走到夏小花面前,他主动出声:“Emily有段时间不见了,最近好吗?”

    夏小花也是一脸笑容:“挺好,渭南,你也挺好?”

    “嗯,还不错。”沈渭南点点头,他接着说道:“看样子你和郝先生好事将近,祝福你。”说完他还走上前一步,握住夏小花的手,上下摇了两下补充了一句:“真心的。”

    夏小花的脸上一直挂着完美的笑容,她一语双关的道:“谢谢你,渭南。”

    沈渭南放开夏小花的手,准备退开找个借口离开,话说到这里,戏也差不多演完了,不管别人相不相信,反正他的姿态是做足了。

    可还没等沈渭南挪动脚步,夏小花却先开了口,她依然露着无懈可击的笑容,说话的声音却小的只有对面的沈渭南可以听见:“你一直知道我是这样的人对吧?所以才一直都不和我结婚。”

    沈渭南笑的和煦,眼睛里没有任何内容,远远看去两人都面露微笑仿佛进行着最礼貌客气的对话。

    夏小花说话的声音依然微小:“渭南,我28了,女人最好的年华没剩多少了,你别怪我。”

    沈渭南动作不大的摇摇头,他退后一步:“Emily,你今天很漂亮,祝你永远年轻美貌。”

    夏小花注视着沈渭南,眼里似有点点泪光浮动,她点点头,再次说道:“谢谢你,渭南。”

    沈渭南觉得到这里,他所有的姿态算是都做足了,他故意看向杜远山站的位置,转头对夏小花说:“Emily远山叫我,我过去一下,以后我们再聊。”

    夏小花没出声,她点了点头。

    沈渭南转身离开,其实在他内心对夏小花是心怀歉疚的,他不是不能给夏小花婚姻,但他知道在中国,结婚从来都不只是两个人的事情,他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