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9 第九章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aixiaxs.com
    9 第九章 (第1/3页)

    那晚的狗血事件发生后,苏然从表面上看似乎对她没有什么影响,她照样该吃就吃,该睡就睡,什么事也不耽误。唯一知道这件事的贺妙莹也没有再和她提起过,她的日子还是如常的进行着。

    要说起来,苏然虽然表面生活的如常,但内心没有一点想法那也是不可能的,她倒是不是因为自己莫名其妙的失身在纠结,当然这方面的纠结还是有的,但是不多,真正让她心里难受的是她和沈渭南以后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自在的相处了。虽然这些年她和沈渭南的交集并不多,但至少偶尔还是有见面的机会,但是现在,她再不敢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沈渭南的面前。

    苏然是个性格单纯的人,她的生活环境把她保护的太好,在她的性格里少了一些凶狠彪悍的东西,虽然在这件事情上责任并不完全在她,但是出于一种复杂的心理,她羞于面对沈渭南。

    时间就这么平静的滑过两个月,除了贺妙莹没有人发现苏然身上微妙的变化。苏然的生活没有什么变化,周末的时候照样骑着她的电动车“呜呦,呜呦”的回家。

    说起来苏然虽是个将军的女儿,而且她的父亲正在职,家里可以说很有权势,但她生活的很平民,这和苏军长耿直的性格有很大关系,苏军长这人性格刚硬,他的父亲在去世前也是一方将领,地位显赫,但因为过世的早所以没有给他留下什么政治资本,苏军长从很年轻的时候就从最基层的部队做起,一步步的坐到今天的这个位置。他一生清清白白,对苏然虽然疼爱但不给她搞什么特殊化,苏然从小读书就在部队的子弟学校,上大学也是凭自己的本事考上的,在大学里除了贺妙莹没人知道她们家的背景。

    苏然的生活低调,从来没靠他爸搞过什么特殊化。她就像个普通人家的女儿,就这么单纯的长大,然后傻乎乎的活到25岁。

    周六的下午,苏然回到生活区,到到家门口的时候,她看了看对面的院子,没有看见那辆熟悉的银灰色宝马。

    晚上吃完饭,她回楼上房间上网,开机之前她透过房间的窗户看对面的院子,那辆宝马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在了院子里,苏然站在窗口看了一会,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最后她无聊的坐回桌前开机,开始打游戏。

    这一晚上,苏然在睡觉之前无数次的走到窗边,对着对面的院子张望,可对面的院子一直都黑漆漆的寂静无声,什么人也没出来过。熬到凌晨的时候,她终于坚持不住,无趣的上床睡觉了。

    等到第二天苏然一觉睡到日上三杆,她一睁开眼,一清醒过来就飞快的跳下床跑到窗边,结果对面原来停车的位置又是空荡荡的,那辆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主人开走了。

    苏然觉得很沮丧,她这两个月,也就和沈渭南就这么点接触,还不是每个星期都能看见他的本人,运气好的时候偶尔能看见沈渭南回家的时候从车上下来,但她的运气不太好,基本看见的都是沈渭南的车。

    苏然在这里患得患失,沈渭南其实心里也不太好过,他是个社会人考虑的比苏然多,那件事发生后,他自己也认真的想过,可他得不出什么结论,也想不出什么弥补苏然的办法。他不是想逃避责任,但现在不是礼教刻严,看见未婚姑娘的小腿就要娶回家的年代。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和关系很复杂,有些事情并不是说你想负责就有负责任的资格的。

    沈渭南在这件事情发生后本来想找苏然好好谈谈的但他俩平时的交集不多,而且说实在的他也没想好和苏然谈什么,所以他就这么一直拖在那里。后来时间长了他甚至有些自欺欺人的想:这件事对苏然来说,可能就是年轻的时候一次荒唐的性行为,毕竟现代的女性在婚前有几个没有过性经历的,等她将来结婚了,也就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个人生中的插曲,回首虽觉荒唐但也会释然的。

    对沈渭南来说他和苏然的这件事,虽然暂时让他有所困扰,但并不影响他的生活。他的日子还是按部就班的过着,圣诞节来临的时候,C城的一家世界排名500强的外资企业,在“程海”举办圣诞晚宴,这本来和沈渭南没什么关系,但他在圣诞节前夕莫名其妙的收到了这个宴会的一张请柬。

    对这种交际应酬的事情沈渭南不感兴趣,他本来是没打算去的,但后来通过杜远山他才知道举办这个宴会的人就是常驻在杜远山酒店里,那个长包了总统套房的客人,也就是夏小花最近新近交往上的男人。

    在圣诞夜那天晚上沈渭南犹豫了一下还是驱车去参加了那个晚宴,在他的想法是,不管给他发请柬的那个人是夏小花本人,还是那个她新近交往的男人,他都有必要做出一个姿态,让C城和他们交往的这个商圈里的人知道,夏小花不再是他沈渭南的女人,他这样做其实也是为了照顾夏小花的面子,据他所知,夏小花新近交往的这个男人出身新加坡的一个豪门世家,她想要嫁入豪门,首要的就是交往记录的清白。

    晚宴是在“程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aixiaxs.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