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7 7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7 7 (第2/3页)

从苏然出生的时候就是。

    苏然是个胖姑娘,她有一米六八的个头,至于她的体重一直是个谜,因为每次撑完体重的数字都会被她选择性的遗忘。

    这姑娘个头挺高再加上身上厚厚的肉,走哪看着都是一个很厚重的人。苏然胖,做事动作也挺大,只见她动作迅速的掏出钥匙,打开他们家大门的门锁,然后猛地一把推开大门,一阵风似冲了进去。

    苏然推门的力气大了一些,那门板撞在墙上发出一声巨响,震得客厅里的一人一狗都回头往门口看去。

    苏然她们家的房子的格局和对面的沈渭南家基本一样,只是里面的装修和沈渭南家简洁明快的风格大相径庭,这里的装饰是一色的欧式装修风格,厚重式样复杂华丽的窗帘,巨大的发出耀眼光芒的水晶吊灯,客厅的一面墙下还有个壁炉。这里的各种家具都色彩艳丽,红白相间的土耳其地毯和果绿色的欧式真皮沙发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但是整体效果看起来并不突兀,到给人一种明快温暖的感觉,可以看得出这里的女主人是个爱美讲究生活品味的人。

    客厅里的沙发上苏然的妈妈,胡淑琴胡女士正悠闲的在做面膜看着电视,听见门口的巨响回身看去,她脚下原本乖乖趴着的苏格兰牧羊犬桃太郎,也人立起来前脚趴在沙发扶手上朝着跑进来的苏然叫了两声。

    苏然一阵风似的冲进客厅,看都没看她妈一眼,她转着脑袋在客厅里扫了一圈没找到自己要找的东西,转身就往楼上跑,跑到楼梯口她似乎想到什么一下刹住脚,折身冲进旁边的书房。

    和刚才进门的方式一样,书房的实木 门板也被狠狠的拍在墙上,一声巨响后苏然冲进去一眼看见门口衣架上的呢子大衣,她动作迅速的一把扯下来抱着就往外跑。

    书房里这个军区的最高长官,苏军长本来正在看文件,他听见一声巨响后抬头看见自己一个星期没见的女儿跑进来拿了他的衣服就跑了,从头到尾都无视他,搞得他有些莫名其妙。

    苏军长起身走出书房,他来到客厅问还歪着头看门口的太太:“然然干嘛呐?”

    苏太太正在做面膜,脸上的动作不能太大,她绷着脸只动嘴唇的说:“谁知道。”胡女士说是这么说,还是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往外看去,她看见自己家的女儿圆滚滚的背影跑的挺快一下子就消失在对面家的院子里。

    胡女士心下了然,她回身对自己老公说:“估计渭南又被他妈赶出来了。”苏军长听见她这么一说心里也就明白了,他没再说话转身回了书房。

    那边苏然抱着她爸的衣服,匆匆跑回沈渭南身边,她的眼睛亮晶晶的,露着大大的笑容,她把手里的衣服递到沈渭南面前:“渭南哥,给你先穿上。”

    沈渭南看着衣服上明晃晃的肩章,那可是将军的军装。他笑了笑还是接过来穿在身上。

    沈渭南有一米八几的身高,已经算高的了,可衣服穿在他身上大了不止一号,有点长不说,还肥出不少。

    苏然把手伸到沈渭南腰部,把衣服往中间拢了拢,嘴里嘟囔着:“我爸最近肯定又胖了。”

    沈渭南笑看着面前撅着嘴的苏然,没有接她的话。苏然抬头看着沈渭南:“渭南哥,你吃饭了吗?”

    沈渭南笑得有点苦:“还没吃完。”

    苏然皱皱眉:“渭南哥,你等会啊,我给你去拿吃的。”说完也不等沈渭南说话转身又跑了。

    沈渭南看着那个快速移动的厚实背影,嘴角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心情莫名好了起来。

    说起来沈渭南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见过苏然了,沈渭南在他们家还没有搬到这里来的时候就已经自己在外面买房子单过很久了。

    沈家和苏家在沈渭南还没出生以前就是邻居,苏然和沈渭南的父亲在年轻的时候就在一个部队,而且是工作上的搭档,当年他们还在成都军区的时候两家就住对门,后来一起调回C城,也是住对门,就连现在搬到新的家属区也还是对门住着。

    苏然的妈妈是部队的文艺兵,18岁就嫁给了苏然她爸。苏妈妈这人一生痴迷舞蹈,对生活上的事情有些不太上心。

    苏然她妈为了保持身材,30多岁才生了苏然。生了苏然后她没给苏然吃过一口母奶。那时候苏爸爸工作忙经常不在家,苏然就被扔给了他们家的保姆待。

    沈苏两家住在一个单元楼里的对门,两家保姆经常串门,沈渭南比苏然大5岁,两家保姆一坐一起就会把苏然放在沈渭南的床上,苏然小的时候很好带,只要给她吃饱了,尿片是干的就不会哭,她几个月大的时候,就只会睡,再大一点的时候,给她一个小玩具,就会自己坐在沈渭南的床上玩。

    沈渭南那时候常年卧床,小小的苏然给他带来了不少乐趣。而苏然从眼睛能看清东西后,看的最多的就是沈渭南,她会说的第一句话不是“妈妈”而是“得得”,小孩子吐字不清把“哥哥”叫成了“得得”。

    苏然会走路以后,成了沈渭南的跟屁虫,沈渭南上小学后没交到朋友,那时候小小的苏然成了他唯一的玩伴。后来沈渭南身体好了,苏然也上了小学,两人上的是部队的子弟学校,小学,初中,高中都在一起。苏然上学放学,沈渭南都负责接送,可以说两人从小就有点青梅竹马的意思。只是后来,他们回到C城后不久,沈渭南就被送出国读书了,从那以后他们的关系就渐渐的疏远了。

    苏然急匆匆的又跑回家,她直接不停脚的穿过客厅跑进厨房,这回胡女士听见动静,盘腿坐在沙发上面冲着电视连头都不回,她脚下的桃太郎也是抬抬眼皮看了一眼一晃而过的人影,又不感兴趣的又趴了回去。

    苏然冲进厨房就开始急吼吼的翻橱柜找碗盛饭,苏然他们家现在的这个保姆叫关美娟,要比苏然大几岁,在苏然他们家还在四川的时候就在他们家做了,在他们家已经十多年了。

    关美娟这会正在把晚餐最后一个菜起锅,她看着苏然急吼吼的样子,以为是她是饿了,关美娟把菜盛出来放在旁边,走过去照着苏然的手背拍了一下:“你饿死鬼啊,这马上就要开饭了。”

    苏然回头朝她“嘿嘿”一笑:“关姐菜呐?”

    “不是跟你说马上就要开饭了吗。”关美娟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她。

    苏然看见关美娟身后摆成一排的几个炒菜,也不搭理她,她直接绕过去,往她手里的大海碗里夹了一堆菜,直到碗里的东西都冒尖了才住手。

    苏然弄好后,转头对关美娟笑笑说:“关姐等我回来再开饭啊。”然后就又“咚咚”的跑了出去,关美娟被弄的莫名其妙,她擦擦手走出厨房,问客厅里巍然不动的胡女士:“然然这是干什么呐?”

    胡女士脸都不转一下,她盯着电视道:“别搭理她,对门的渭南又被他妈赶出来了。”

    关美娟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以前在四川的时候这一幕就经常上演,沈渭南他妈从来不打孩子,唯一的惩罚方式就是关到门外反省,什么时候承认错误了,什么时候让进家门。关美娟了然的笑笑回身去摆桌子吃饭。

    第三章

    苏然捧着个大海碗,带着一阵风又跑回沈渭南身边,她把手里的碗往沈渭南面前一递:“给,渭南哥,你快吃,一会要凉了。”

    沈渭南其实没什么胃口,可他看着苏然那双晶亮的眼睛,还是把碗接了过来,他对苏然笑笑说:“然然,谢谢你啊。”

    苏然笑呵呵的说:“渭南哥,你谢我干嘛?你快吃,我给你挡着风。”说完她背朝着风口往沈渭南身前一站,真给他挡了一些冷风。

    沈渭南笑了笑,没有说话,其实从他出国以后,就渐渐淡忘了苏然,儿时的那种纯真的情谊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被他遗忘。他回国这些年就是偶尔看见苏然也只是淡淡的打个招呼,对她再没有往日的那种亲密。现在的苏然对他依然犹如当年他们还没有长大时候的样子,让他有点惊讶的同时心下也是有些歉疚的。

    苏然让沈渭南蹲下吃饭,说这样不容易呛风,沈渭南虽然觉得这个姿势难看但还是照做了,苏然也蹲下背朝着风口给他挡风,沈渭南端着碗看向苏然,苏然睁着两个圆滚滚的大眼睛笑呵呵的看着他,她胖胖的透着股憨憨的劲头。

    沈渭南想起很多年前,那时候他们还很小,沈渭南一犯了错误,就被他妈妈赶出家门,那时候他才12,3岁,也不敢乱跑,就只能老老实实的蹲在家门口,等他妈气消了,放他进去。

    那时候苏然才7,8岁,只要沈渭南被赶出家门,她就跑出来陪他,冷了给他拿衣服,饿了给他饼干吃,没意思了就陪他玩,那时候的苏然也是像现在这样像个小狗一样蹲在他面前,睁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

    想到这,沈渭南轻笑出声,苏然看他笑自己也跟着傻乎乎的笑了起来。

    苏然笑了一会,忽然想到什么,她把手伸到大衣口袋里掏东西,苏然胖,穿的又多,蹲着本来就费劲,这会还要偏着身子掏东西,沈渭南看她憋红了脸,像个球一样在那里蠕动,他看着可爱,就那么笑眯眯的看着她。

    苏然努力半天终于从口袋里拽出个手机,她握着手机对沈渭南说:“渭南哥,把你的手机号码告诉我。”

    沈渭南微微愣了一下,报出了一串号码,那是他的私人手机号码,知道的人并不多,像他这种人,平时事情多,找他的人也多,为了省事,一般只有很亲近的人才会给对方自己的私人号码,但他没有向苏然解释。

    苏然嘟囔着一个一个的把数字重复了一遍,然后按下接通键,她把手机放到耳边听见接通后,就把电话拿下来挂断。完成这件事后,她对沈渭南说:“渭南哥,你回来后老找不着机会要你的电话,以后我可以给你打电话不?”

    沈渭南温柔的笑笑:“当然可以。”苏然听后笑眯眯的把手机放回口袋里。

    苏然给沈渭南装的哪一大海碗饭,沈渭南吃了一半就吃不完了,他把碗递还给苏然说:“然然,外面冷,我吃饱了,你先回去吧。”

    苏然接过碗,担忧的看看沈渭南又转头看看沈渭南家的大门,没有说话。沈渭南知道她在担心自己,于是说:“我没事的,再说我妈知道你在外面是不会放我进去的,她这会肯定在屋里看着,你放心,只要你一走,她就会给我开门的。”

    苏然无奈最后还是捧着碗有些依依不舍的对沈渭南说:“那我就先回去了啊,渭南哥。”

    “嗯。”沈渭南点点头。苏然磨磨蹭蹭的走到院门口回头又看了一眼沈渭南,沈渭南朝她挥挥手,她这才转身往自己家走去。

    果然苏然走了没多久,沈家的大门就打开了,顾女士敞开大门倚门而立,她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的看着沈渭南,沈渭南坦荡荡的站在台阶下由着他妈妈看,也不开口。

    顾女士的目光在沈渭南的身上转了一圈,最后把视线停在他身上的那件将军服上,她缓缓开口:“行啊,混的好啊,到哪都有人照顾,没受罪哈?”

    沈渭南笑眯眯的回道:“一般一般。”

    顾女士没再理他,回身往屋里走去,但是门还是没关上。沈渭南知道这事就算是过去了,他笑了笑,走上台进屋去了。

    回到屋里,沈渭南随手把身上的大衣脱下来挂在门口的衣架上。他走进客厅见他们一家人都跟没事人一样围坐在沙发上吃水果。

    沈渭南的爷爷和爸爸听见他进来的动静回头看了他一眼,都没说话,倒是他的奶奶朝他招招手:“南南,快来吃水果。”

    沈渭南慢悠悠的走过去往他奶奶身边一座,坐在他奶奶另外一边的顾女士转头撇了他一眼,没吭声,低头接着钩她手里的一顶帽子。

    沈渭南叉起果盘里的一块苹果,放进嘴里慢慢嚼着,他奶奶偏过头在他耳边小声问:“然然给你拿饭吃了?”

    “嗯。”沈渭南点点头。老太太脸上像朵菊花,抿着嘴笑。

    电视里正在放着新闻,一家三个男人都看的专注。顾女士收了最后一针,她拿着新帽子对老太太说:“妈,来带上看看合不合适?”

    老太太听话的把头低下,顾女士把帽子给她戴上,左右看了看:“嗯,行大小正好。”

    老太太把帽子拿下来,放手里看了看对顾女士说:“兰英啊,太素净了,不好看。”

    顾女士从容应付:“妈,没事,我一会再在帽檐边上加两朵艳一点的花,就好看了。”

    “嗯嗯。”老太太笑眯眯的应着,这才满意的把帽子递给顾女士。顾女士起身去房间里找毛线回来坐下接着钩花。

    八点多的时候,老太太困了要起身回房休息,沈渭南他妈扶着老太太上楼帮她收拾。客厅里一时只剩下三个男人倒是很安静。

    九点的新闻结束,沈渭南转头一看,他爷爷已经靠在沙发上张着嘴睡着了。沈渭南去看他爸,沈爸爸显然也发现了,他用遥控qi把电视声音关小,起身走到对面把老爷子叫醒扶着他上楼去休息。

    沈渭南一直看着他父亲和爷爷的背影消失在楼梯转角处,他们沈家就是这样,一代一代做长辈的都言传身教的教育自己的子女,将来有一天,他的父母老的像他爷爷奶奶一样的时候,他和他的老婆也要像这样伺候他们。

    想到老婆,沈渭南想起了夏小花,可他怎么也想象不出,夏小花伺候他妈吃饭,穿衣,睡觉的样子,他把目光收回到电视上,心里有点难受,可又不如他想象般的难受。

    沈渭南在客厅也就待了一会,就起身上楼了。他怕他妈一会下来又会抓着他说相亲的事情。

    沈家的房子有三层楼,沈渭南的卧室在三楼。三楼因为有一个很大的露天阳台,占了不少地方,所以只有两个房间,一间是沈渭南的卧室另外一间是客房。

    沈渭南回到卧室,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看了一会电视,也就睡了。

    沈渭南这人平时生活很低调,他自己在外面从不显摆自己的家世,既不住豪宅,也不开特别奢华的名车,私生活也很检点,这么多年就夏小花一个女人,平时除了应酬基本没有夜生活,其实他的日子过的挺健康清淡的。

    一夜无话,第二天是周日沈渭南放任自己睡了个懒觉,他起床的时候已经快10点钟了。

    简单洗漱完,沈渭南走下楼,家里静悄悄的,他在一楼转了一圈,没看见一个人,他估计两个老人是出去遛弯去了,他妈应该是和小惠出去采购了,至于他爸肯定是单位有事被人叫走了。

    沈渭南溜达了一圈在餐厅的的餐桌上找到自己的早餐,他坐下吃完后,把餐具收拾到厨房,出来发现自己没什么事情做,他站在客厅了想了想,走到门口穿上外衣,拿起昨天苏然给他的那件衣服,打开大门往对面楼走去。

    苏然他们家一上午挺热闹,苏然昨天晚上回来吃了晚饭后,就窝回自己的房间上网打游戏,她昨天战果不错,偷人家的菜偷的很过瘾,她一激动就玩到了凌晨3点多。这会她睡懒觉睡的正香,打雷都叫不醒她。

    胡女士赶着星期天要和关美娟出门逛街,她想叫苏然起床吃完饭去遛桃太郎,结果她楼上楼下的溜达了几回都没把苏然叫起来。桃太郎要出去便便,在她脚底下转圈圈,急得嗷嗷的叫,胡女士正值更年期火气是“噌噌”的往上冒。

    关美娟眼看着胡女士要发飙,赶紧说:“你先等会,我去叫。”

    胡女士深吸一口气,往下压了压火说:“行,你去叫,她要是再不起来,你就弄盆凉水泼她脸上。这丫头懒的是没边了。”

    关美娟知道胡女士也就说说气话,没当回事的往楼上走去。关美娟刚上楼,大门的门铃响了,胡女士打开大门看是沈渭南。

    沈渭南看的出胡女士的脸色不太好,他感觉自己似乎来的不是时候,但出于礼貌他还是客客气气的叫了一声:“胡阿姨好。”

    “渭南来了,快进来。”胡女士虽然挺生气但还是热情的招呼沈渭南进屋。

    胡淑琴从小看着沈渭南长大,也没把他当外人,见他抱着自己老公的衣服上门,知道他是来还衣服的,她把沈渭南让进来,也没提昨晚上的事情,自然的伸手从他手里拿过衣服招呼他在客厅里坐下。

    他们俩刚在沙发上坐稳,就见关美娟捂着额头从楼上下来,胡淑琴看着她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了,你这是?”

    “她拿闹钟砸我。”关美娟说的挺委屈。

    要是搁在平时,胡淑琴早就冲上楼去收拾苏然了,可今天沈渭南在这,当着个外人,胡淑琴觉得那个丢人啊,她干看着关美娟说不出话来。

    沈渭南看这个架势心下了然,毕竟很多年前,他也没少叫过苏然起床上学。他站起来笑笑说:“苏然又不起床啊?”

    两个女人面面相觑都没接话。

    “我去叫她吧。”沈渭南说的自然,他说完后起身就往楼上走去。

    沈渭南走后,两个女人互相看看,关美娟说:“放心,渭南肯定能叫的起来。”

    胡女士泄气的往身后的沙发上一坐,回了句:“那倒是。”

    沈渭南慢悠悠的走上二楼,他其实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苏家了,上一次来还是去年过年的时候,他随父母亲过来拜年,但也是匆匆坐了一会就走了。

    沈渭南没有到过苏然的卧室,但苏家的房子和他们家的格局一样,他估计着走廊尽头的那一间应该就是苏然的卧室。

    沈渭南推开房门,果然入眼的就是房间中央的大床,床上的床单被套全是一色的白底粉花,一看就是女孩的房间。床上的被子拱成一大坨,枕头高高翘起,根本看不见人。

    沈渭南笑笑走过去,在床边坐下,他看着那个翘起的枕头停了一会,然后伸手把它拿开。枕头下苏然两手举到脑袋两边,紧闭着眼睛睡得正香。

    苏然的身材珠圆玉润的,脸上也是肉滚滚的很多肉,以时下的审美观她肯定算不上美女,可她长的也不难看,苏然白,五官长的比较立体,至少现在沈渭南看着她撅着嘴,打着小呼噜的样子挺可爱。

    沈渭南看了一会苏然的睡相,苏然睡得云里雾里,浑然不知自己身边正坐了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个很帅的男人。

    根据以往的经验沈渭南知道,苏然是不容易被叫醒的。他决定像以前一样一步,一步的来,他先伸手合上苏然的嘴,然后捏住她的鼻子,苏然开始依然睡得安生,不过十几秒后她的身体就开始扭动。

    苏然的腰和屁股在被子扭来扭去,两手伸到半空中乱划拉,就是难受成这样,人家也不睁开眼睛,最后她终于抓住了沈渭南的手,一把就把他的手扯开推到旁边,然后姿势都不换又接着睡。从头到尾眼睛都没睁开过。

    沈渭南的手被推开后,笑笑从床上站起来。他进到房间里的卫生间,找了一条毛巾用凉水弄湿后回来摊开整个覆盖在苏然的脸上,做完后,他就退到床边安静的等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沈渭南一点都不着急,站在那里笑盈盈的看着。果然大概一分钟后,床上的苏然像诈尸一样直挺挺的坐起来,她一把扯下脸上的毛巾,抬手就扔的老远。

    苏然“嗷”的叫了一嗓子,张大嘴嚎了一声 “妈”她的脑袋转了一圈正好对上沈渭南笑盈盈的脸。

    第四章

    苏然大张着嘴,一头长发乱蓬蓬的披散着,她保持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