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6 第六章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6 第六章 (第2/3页)

杯的喝。他们喝的有点急,杜远山是平时就这么喝,所以也没太在意。

    沈渭南的本意也不是出来买醉的,但这里就他们俩人,包厢里的音乐也是低缓奢靡,气氛相对安静,如果人多,大家说着话,喝酒的节奏也会慢一些,但就他们俩,没有那么多废话,喝的就有点急了。

    杜远山还没什么,到一瓶酒见底的时候沈渭南开始有点头晕了。他端着酒杯靠在沙发上休息想一下。

    这时包厢里面的音乐更是奢靡,隐隐夹杂着女人的喘息声,舞台上原本正在跳钢管舞的女郎,已经不在钢管上扭了,她往前走几步来到舞台边缘面朝着房间里面的两个观众开始解衣服扣子跳起了脱衣舞。

    那女郎身材性感,跳的也挑逗她背过身去把身后的胸衣扣子解开,取下胸衣,豪放的把它往前一抛,她背对着他们,双手捂着胸前随着音乐慢慢扭动,她身上已经没有多少布料了,就下身还挂着一块小布片做的丁字裤,从后面看去几乎是□□。

    一片肉影在沈渭南面前晃,他已经和夏小花分居快一年了,在这么强烈的视觉冲击下,他也会有男人的欲望,沈渭南开始觉得身体的某个部位在充血,他有些难受的换了个姿势。

    随着忽然一声激昂的音乐,玻璃后面的女郎猛然转过身,她微笑着慢慢张开双臂,两只饱满圆润的□□出现在沈渭南的视线里。

    □□是女人身上的第二□□官,可以说是一个女人身上最具性刺激的部位,沈渭南觉得充血的部位开始疼痛,他把头扬靠到沙发上,伸手按着眉心对杜远山说:“杜远山,给我找个女人来吧。”

    杜远山满脸诧异,他扭头看着沈渭南:“你说真的?”

    沈渭南的身体往下滑落,他斜靠着沙发背,眼神迷蒙,显然不太清醒了,他点点头“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杜远山。

    杜远山最后还真找了两个女人来,这家高级会所提供这样的服务,别说是女人,就是男人也一样会有,而且保证提供的小姐外形顶尖,身体干净。

    杜远山招来的两个小姐都是很漂亮的,她们都是欢场中人,套路熟悉进门就分别在两个身边坐下,杜远山是常客,很快就和身边的女子腻味在一起。

    沈渭南虽然没干过这事,但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随着女子在他身旁坐下,一股脂粉味窜进他的鼻腔,那一瞬间他身上的欲望就消退了下去。

    沈渭南忽然觉得没意思,但人是他自己要叫的,来了再把人赶走,这样的事他干不出来。

    沈渭南没了欲望,他觉得头疼,就斜靠在那里,看着前方的地毯发呆,被他晾在一旁的女人,觉得尴尬,为了缓和气氛开始给沈渭南敬酒。

    沈渭南斜靠在那里,没有拒绝又喝了几杯。沈渭南知道自己喝醉了,但他不是很在乎,在他看来也不过就是明天早上起床时会头疼这么一点事。他是个宽厚的人,知道身旁的这个小姑娘尴尬,所以人家和他喝酒,他也配合着,没给人难堪。

    当杜远山觉得和身边的姑娘气氛培养的差不多后,打算带人家出场去开房。他从沙发上站起来问沈渭南:“渭南,她们两个今晚的钟我都买了,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路走?”

    沈渭南抓起身边的衣服准备站起来,他边往起站边说:“不了,我自己叫车回去。”沈渭南没能站起来,忽然剧烈的晕眩让他一下子又坐了回去。他歪倒在沙发上朝杜远山挥挥手说:“你先走吧,我躺一会再走。”

    沈渭南躺下后就没再睁开眼睛,应该是醉的睡着了,他身边的那个女孩,抬头看着杜远山一脸为难:“杜老板,你看这怎么办?”

    杜远山自己也是醉的站不太稳,他半靠在身边的女孩身上,扭头看着沈渭南想了一下,杜远山虽然有些醉,但神智还是清明的,他知道沈渭南这人有点洁癖,看刚才他那个架势并没有真的看上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可要是把他就这么留在这里,就凭他那张脸,那姑娘肯定会弄出点事来。到时候等沈渭南心里肯定不痛快。

    杜远山想了一下,他对那个女孩说:“你把他电话拿出来,打给他最近联络过的人,让人来接他。”那女孩从沈渭南的衣服里找出他的手机,翻到最近联络人,里面的第一个名字就是苏然,她伸手把电话拨了出去。

    苏然接到电话的时候是凌晨一点,当时她正在打游戏,玩的很欢快。当她接完电话后匆匆感到金帝的大门口却因为没有会员卡进不去,苏然没办法又往沈渭南的手机上打了个电话,电话对面的人只淡淡的说了一声:“等着,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苏然顶着寒风在金帝的门口溜达了两圈,不一会就见沈渭南被一个保安架着扶了出来。

    苏然上前去接过沈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