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5 第五章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5 第五章 (第2/3页)

忽然眯了起来,目光有一瞬间的凌厉。

    那几个箱子的外观是富贵的金黄色,色彩明艳,包装奢华。沈渭南知道那里面是什么,那是世界上最昂贵的香槟,沈渭南知道这种香槟名叫Perrier Jouet Belle Epoque Blanc de Blanc因为生产这种香槟对葡萄的品质要求很高,如果当年的葡萄品质不好,葡萄酒的生产就会推迟到下一年,所以这种香槟的价格昂贵,售价一般在每0.75升约2000欧元。它很受欧洲的贵族和世家富豪的钟爱,夏小花不是没有一次就购买几箱这种香槟的能力,只是她以现在的收入要买这几箱香槟会动用她相当一部分积蓄,而夏小花是不会这样做的。

    沈渭南记得夏小花曾经说过,她对生活品质的最高追求就是把这种香槟当成她日常的饮水,当时他听了也不过是笑笑,没有放在心上,他不是供不起夏小花这样的生活,只是他的价值取向观并不把这当成一种生活的必需品。

    夏小花端着一杯水从厨房走出来,她一眼看见沈渭南目光的着落处,身体僵硬了片刻,脸上出现一丝类似惊慌的表情,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她就恢复原样,把水杯放到沈渭南的面前,坐到旁边的沙发上一言不发。

    沈渭南收回目光,看着旁边的夏小花,他表情严肃,虽然收起了眼中的凌厉但依然目光深沉。

    沈渭南其实在严肃起来的时候,身上会有一种气势,给人一种很强的压迫感。但夏小花似乎不受他的影响,她客气的微笑着:“渭南,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沈渭南身体靠在沙发背里,就那么看着对面这美艳的女人,他似乎在脸上带了一层面具,淡淡的开口:“没什么事,就是来看看你。”

    “哦”夏小花,应了一声,她把头低下,看着自己的脚面再不说话。

    沈渭南就坐那里看着她的一个侧身,他的目光深沉,悠远,一言不发。五分钟后沈渭南从沙发上站起来,他对夏小花道:“你休息吧,我走了。”

    夏小花抬起头,脸上闪过一丝松口气的表情,她站起来面对着沈渭南说:“我送你。”

    他们走到门口,夏小花打开大门,站在那里并没有要送出门的意思,沈渭南在她面前停留了两秒,随即转身走到门外。夏小花在他身后轻轻的说了声:“再见。”

    沈渭南出门后就没有再回头,他走到电梯门口,按下按钮,面朝着电梯的门,门里的夏小花正在犹犹豫豫的要关门。

    面对着电梯门,沈渭南用不大的声音说道:“小花,我以后不会再来了。你多保重。”他的声音低沉平缓,没有太大的情绪,却无端让人觉得压抑。

    夏小花的关门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她低着头轻轻“嗯”了一声,最后还是慢慢把门关上,她的动作透着小心翼翼的姿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还是心虚。

    沈渭南看着前面不停变化的电梯数字,心里有种淡淡的失落感,并没有觉得太难过,他觉得时间是个磨人的东西,六年的光阴改变了太多的东西。

    沈渭南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夏小花,是在C城的一个酒吧里。六年前C城有一家非常有名的酒吧叫“水木年华”当时沈渭南刚从美国回来,杜远山带他到那里玩。

    沈渭南就是在那里见到夏小花的,当时夏小花只是一个从农村刚考上大学的大二的学生,在那间酒吧里做啤酒促销小姐,当年的夏小花穿着经销商提供的促销服装人高高瘦瘦的,酒吧昏暗的灯光下看不太清她的五官,只隐约可见是个清秀的人,她那天为了多促销几瓶啤酒被杜远山灌了很多酒,杜远山这人有很多恶趣味但人不下流,当时沈渭南也就是当个笑话在看,没什么想法。

    当年的“水木年华”在C城的酒吧界虽然算的上是老大,可也就是风光在表面上,它开设的位置在C城的市中心,那里寸土寸金,为了节省地方它把卫生间修在了酒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